首页 >> 悬疑灵异

我非神棍第二十五章辰墨大师
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2020.01.20

我非神棍 第二十五章 辰墨大师

翌日清晨,天霜城多宝楼,秋家的地盘。

秋家在天霜城算不上显赫名门。

要不然秋家大小姐秋凝妃也不会去给刘凌当管家。

秋家以前从事的是鉴宝的行当。

家主秋鼎以及家族内数位长老阅宝无数,眼光颇为老辣。

而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,秋家也是攒下了不少奇珍。

因此财力雄厚之后,秋鼎便与众位长老商议,准备开一个多宝楼。

多宝楼存有各种奇珍异宝,这里的宝物会以高价向外界出售。

而外人若有宝物,也可向多宝楼兜售。

这有些像地球倒腾古董的中间商,但是丰厚的利润绝对让无数人眼红心热!

当然这样的行当也不好干。

首先你必须有极为毒辣的鉴宝眼力,其次必须得有几件能镇住场子的压箱底宝物!

否则多宝楼全是些破烂溜丢,人家买卖宝物的人对这里根本不屑一顾。

经过多年的积蓄,秋家在丹药,宝器,灵药等各种领域都有了能够镇住场子的奇宝。

唯独字画方面,秋家却一直有所欠缺,没有足够分量的画作。

而要是没有拿得出手的画作坐镇,多宝阁可是要减势不少。

因此眼看多宝楼开业在即,秋家只得重金聘请天霜城不少名声斐然的画师。

希望一些功底高深的画师出手,为多宝楼留一幅能镇住场子的丹青画卷。

最后谁的画作能技压群雄,秋家便会以相应价值的宝物作为交换。

而刘凌所需要的凰血断续膏,就在那些宝物之列!

秋家这次许下的报酬极为诱人,天霜城不少成名已久的大师级画家皆是闻讯赶来,想要一展画技,得到那些奇珍异宝。

多宝堂已经高朋满座,最上面坐着秋家的家主秋鼎,旁边坐着秋家的数位长老。

天霜城十几个名声斐然的画师依次列座,一个个捧着茶杯,凝神闭目,宛如老僧入定。

秋家在天霜城只是个二流势力,因此对这些画术大师也不敢有丝毫怠慢,皆是奉为上宾!

见众位画师大都到齐,秋鼎摩挲着手掌,从椅子上站起,对各位画师抱拳笑道:“诸位都是天霜城名气斐然的画师,画功皆是了得!

今日我秋家能够云集众多画术大师,真是荣幸之至啊!”

这些画师不少都是脾气古怪,其中一个老气横秋的青衣老者颇为不耐的挥了挥手。

“秋鼎,那些虚假的客套话就省了吧,我们可都是奔着你许下的宝物来的。

如何能得到那些珍宝?你给句痛快话吧!”

看着那青衣老者的傲色,秋鼎脸上仍是一团和气,心中却暗自嘀咕。

这些老家伙……画术确实了得,但恃才傲物的劲儿也是足得很呐!

“黄枫先生莫急,比拼马上开始,各位都是画术大家,等会儿请诸位一起挥毫作画,时间一个时辰。

最后谁的画作技压群雄,这些珍宝就归他所有!”

听了秋鼎的话,那些画师皆是点了点头。

如此一来,他们想夺得宝物,就得用真正的作品说话。

因此也不能有丝毫的敷衍了。

秋鼎不愧是个老江湖,这算盘打的倒是不错。

也是知道这些人自恃画功,心高气傲,恐怕都已经等的有些急躁,秋鼎也不再有多余的废话。

“秋某也不多言了,请出纸墨,画术比拼,现在开始!”

秋鼎话音刚落,秋家子弟顿时将纸墨端了上来。

那些画师定眼一看,皆是瞳孔一缩。

这纸名为金蚕千丝纸,乃是上千道金蚕丝制成,宛若锦绣,灿如云霞。

金蚕丝产自赤血金蚕,由这种东西制成的纸,可谓纸中上上之品!

而那墨汁也非凡物,名为天寒墨,乃是取自天寒乌贼体内的毒汁。

天寒乌贼只生于极阴极寒之地,遇险便会吐出毒汁自自保。

而毒汁经过去毒之后,可作为墨汁,名为天寒墨。

天寒墨渗透力极强,写于纸上能够千年不褪!

秋家拿出金蚕千丝纸,天寒墨这等奇物,看来对今日的丹青画作极为重视啊!

就在众多画师接过纸墨,准备创作之时,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苍老浑浊的声音。

“秋鼎,老夫声闻你云集天霜城众多画师重金求画,胜者得宝,老夫不请自来也想凑个热闹,不知是否欢迎?”

众人皆是一愣,目光纷纷循着声音向门外看去,只见门外一老一少师徒二人踏过门槛而来。

当看清那灰衣老者的面貌后,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声音有些颤抖的道:“辰墨大师!竟然是……辰墨大师!!”

连那些心高气傲的画师,见到这灰衣老者也是瞳孔骤缩,目光中多了一股凝重之色!

他们画术皆是了得,在天霜城名气也是颇高。

但跟这辰墨却无疑差了一个档次。

这辰墨才是真正的画术大师!

其老辣的画技恐怕已臻化境,在整个天霜城都是无出其右!

辰墨可是有着“丹青圣手”的尊号。

他笔下的一些画卷甚至被炒到了上百万金币,画术上的造诣连那诸多画师也是自愧不如。

蓦然认出辰墨后,秋鼎也是神情一滞,然后慌忙起身。

秋鼎对辰墨抱拳恭声道:“没想到秋家的小事竟然惊动了辰墨大师,辰墨大师竟肯屈尊来此,秋家真是门户生辉啊!”

辰墨轻轻摆了摆手,踱着步子,直接走到大厅最上方坐下。脸色带着些倨傲,颇有些喧宾夺主的声势。

不过秋鼎却不敢有丝毫不悦。

毕竟这辰墨可是天霜城数一数二的画师,地位极其尊崇!

而秋家在天霜城不过是个二流势力,根本不敢将其得罪。

况且这辰墨画技精湛,他随便出手画幅丹青,恐怕都能当秋家镇场子的压箱底宝物!

秋鼎虽不知道这老家伙怎么来秋家这种的小地方,但绝不敢将其怠慢丝毫。

辰墨随手捧起茶杯,抿了一口,然后脸色一敛对秋鼎淡淡道:“秋鼎,老夫今日一时技痒,也想献丑一番,不知是否方便添些纸墨?”

闻言秋鼎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狂喜。

若是这辰墨出手的话,笔下画作绝对是珍罕难求的宝物!

“来人!快……快去给辰墨大师请来纸墨!”

几个呼吸后,纸墨已被奉上,秋鼎亲自交到了辰墨手中。

而那些画师定眼一看,这次被端上来的竟然是血金玉纸,万峰青天墨。

显然比他们金蚕千丝纸和天寒墨更高出一个档次!

但是那些画师却不敢有丝毫的愠色,反而脸色变得颇为难看。

他们都是为了宝物而来,但是这辰墨一出手,他们就算是累掉裤衩,怕也没有丝毫获胜的希望了!

甚至一些水平稍低的画师,直接搁笔叹息……竟然直接放弃了!

在秋鼎喊出开始之后,诸多画师纷纷拿出自己所佩之笔,准备挥毫作画。

纸张和墨汁皆是影响不太大的外物,但笔对画师来说可是丝毫将就不得。

每个画师都自带自己的专属之笔,几乎等同于得心应手的利器!

那些画师将自己的笔一一拿出。

有的青碧如玉,有的赤如丹火,有的紫光熠熠……

而且里面有着灵气波动,竟然全都是宝器!

“和田玉笔,提南青木笔,天紫鼠须笔……”

秋鼎看着这些灵气磅礴的笔,也是心中暗叹不已。

这些笔可都是由上上材质制成。

有的都能当做与人对战之时的武器,威力甚至不输那些宝刀利剑。

画师对于笔的挑剔果然到了一种近乎吹毛求疵的程度啊!

只有辰墨拿出的笔平淡无奇,似乎是一只毫不起眼的枯木,上面随意的点缀了一些毫毛。

不过这些画师却没有一个敢小觑辰墨。

因为他们知道这辰墨才真正达到了随心所欲,大巧若拙的境界!

对于辰墨来说,恐怕就算用枯枝作画,恐怕也能够胜过他们,因此自然不需要凝滞于笔的好坏!

郑州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
喝酒后可以吃他达拉非片吗
枣庄男科专科医院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
友情链接